一花知道

探索内心秘密

祭书店——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去世,我写了一段祭奠的文字

昨晚上4点多才睡,那时天已微亮了。今天9点多起来,照例脸也不洗先打开手机,就看见许多朋友在转发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去世的消息。

我从来没去过诚品书店,对于它的声名只是听说,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。对于吴清友先生的离世,也只不过是路人的“兔死狐悲”而已。

但是作为一个爱书之人,这条消息还是让我产生更多不安。

一个灵魂人物去世,他创造的事业或许还会延续,但灵魂已去,身体也难免只是残存余温,对于生者,聊且算是一种安慰。前已有苹果的例子,如今,在书界,诚品怕是也会如此吧。

不安又伤悲。

前几天去三联书店就有这种感受。

三联书店本来有三层,地面两层,地下一层。原先二楼是卖艺术类书,后来改...

不好意思,又一条好消息:百万大刊《青年文摘》2017年8月下,可能会发表我对少年恋爱问题的回答。在我的回信史上,这个回答很重要,观点石破天惊,而且自曝童年情史😝,十分有料。《青年文摘》敢于发表,实在佩服!欢迎大家去报刊亭购买,请认准一花!或关注首发公众号微书,微信搜索iweishu关注微书。

发在微书公众号(ID:iweishu)的童年故事,上《青年文摘》了,百万级大刊,必须嘚瑟一下[呲牙]现在已上报摊,八月上。下期还有。

据说见到红衣僧眨眼的人十日内有喜~😏转发更是喜上加喜!

全文首发于微书公众号,ID:iweishu

欢迎关注!

一个尼姑之死

昨天发了《傻闺女》故事的补记,有一位老师抗议说,不喜欢这个故事,太伤心了。我写时没有多想,回头看一看,确实太残忍。我说:“我会写一个欢乐的作为补偿。”但是刚刚闯入意识的,仍是一个不算欢乐的故事。甚至应该说,这是另一种残忍的故事。


声明:上图与内容无关。

这个尼姑,按辈分来说,我娘应该管她叫姑。那么,我该叫她姑姥姥或姑奶奶?我对农村那复杂的辈分和亲戚称谓总是搞不清楚。不管了,就简单点,下面称她为老姑吧。

这位老姑很小就出了家,出家的地方在附近的安国县,一家不大的尼姑庵里。在那个特殊年代,她被迫还俗,回到了家乡,也就是我母亲的娘家南寨村。回来后不久,她就嫁了人。再后来,她开始生儿子,总共生了...

白泽精怪图(敦煌残卷)-古人的精神世界真是好奇怪啊!

本文首发于“微书”公众号,微信关注,请在微信-通讯录-公众号,搜索ID :iweishu 
原文地址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bId39v02y2i368Z-FZ8O-w

————
这个怪兽劈着叉,
裆下似乎是个人,
在那儿做什么事。
————

昨天有点空闲,看了《白泽精怪图》(敦煌残卷),觉得好玩,简单写几句。

白泽是古代神话中地位崇高、象征祥瑞的神兽。它知道天下所有鬼怪的名字、形貌,还知道怎么驱除它们。

关于《白泽精怪图》,可以理解为精怪大百科,如果你遇到诡异现象,就可以查查这本书,确认一下遇见的是什么事,或什么精怪。此书会告诉你,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灾祸,但是按...

母亲把女儿闷死的传说,如何影响一个小男孩的心理健康。一花的童年系列故事,《傻闺女》,昨儿晚上写的,嗯,森森之气,扑面而来。
请转到微信公众号观看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gztUHfj47TeOXFx5iDTDQw


爱我 又忘记我
最后的一瞬
这梦 不知尽头

问题是,知道是机器人写的诗,人类会不会愿意投入感情。

今天北京终于下雨了,但是不大,淅淅沥沥的。这样的好天气,不要工作了。

我打算一会儿去天坛散步。

嗯,貌似这种行为叫“拉仇恨”?别人都在工作好吗!所以去之前呢,晒一样我的宝贝,缓和缓和大家的情绪。

这个宝贝平时就是一块石头。但是点上香就不同了。香气向下流,聚集在凹槽里,就像一池云。

这是倒流香器。

也许你以前见过,不过你的香器可没我这个丑。

你看,它就是一块石头。

表面上坑坑洼洼,还有裂缝。

但它是我特意挑选的。当时,它这样丑的,只它一个。别的都是打磨得很好、很光滑的,还有金属的,不用说,都非常光亮。

但我就喜欢这个丑的,挺高兴地买下了它。


到了一定年纪,你会了悟很多奥秘...

昨天是高考第一天,下午快七点时有位考生朋友微信和我说了他的问题——因为考虑到他明天还要考试,所以尽量简短回答,许多话没有展开。今天上午写了一封长信,向他以及所有参加高考、为成绩担忧的朋友——包括当年的我——致意。全文请见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wRcvw8qS4Ymukx5sAmzfBQ 

1 /  
1 2

© 一花知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